欢迎访问四川省审计厅门户网站!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哦, 家 乡

来源: 广元市昭化区审计局 发布时间: 2018年08月31日 分享:

   我的家乡在川北山区农村。从放牛娃起,我就爱登高,看峰原壑谷,观晴雨雪雾,闻鸡鸣狗吠,赏鸟语花香,每每陶醉于她的精致美丽,惊叹于她的千变万化。三十几年来,家乡哪儿的山变了,哪儿的路改了,哪儿又添新房了,我都能如数家珍。

 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,已经承包到户了,到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。家家扶老携幼,邻里你帮我助,这里在打田,那里开八边。春忙栽插,比的是精细;秋忙收割,比的是产量。沉甸甸的稻穗像厚实的毛毯铺满了片片梯田,荷苞的玉米株像受阅的队伍排满了绵绵山岗。乡邻闲谈,总在传颂这家又产了几万斤稻谷,那家又多了几千斤玉米。

  上初中的时候,木材黑市猖獗。经常在晚饭后,被父母催着,帮忙扛木头去集市上卖。卖木头的人很多,胜过白天赶集。山里山外,到处是星星点点的火把,都向同一个地点聚集,一直闹腾到深夜。家里现成的木头没了,就到自家山上砍,先选那些不中用的,很快就抢着砍最好的,不砍也被贼偷了,后来凡是能卖的,都狠下心砍了。山一天天的变秃了,随处可见片片疤痕。

  读中专的时候,家乡兴起熬黄连素,漫山遍野都散落着刨三根刺的人,大多是老人和小孩,农闲时节壮劳力也挖。远看山仿佛还那样青,走进了,才见一窝窝黄土像打在水面上的大雨点,密密麻麻的从草皮下冒出来,这儿一簇,哪儿一点,中间还留着深深的坑。本地的三根刺很快就没了,有胆识的人就组织到外地干。一大批男人抛妻别子,一去就是好几年。极少数人发财了,负债的也不少,更多的人付出了辛劳,收获了教训。现在想来,那是家乡劳动力大批转移的开始。

  参加工作时印象最深的是路难行。国道都才是泥结石路面,到乡镇的都是土坯路。车也很少,只有较大的集镇才有班车。我前后就教的两个学校离家都很远,也很偏僻,都没有班车,一学期回家两三次,都得步行。有一年父亲生日,我急匆匆赶了三十几里路,在国道边候到天黑也没车,只得独自夜行四十余里,到家时父亲都已经睡着了。

  教书十年后,我改行了。虽然换了工作,但我的自信也依然像秋叶一样抑制不住的下坠。那个时候,我那些未升学的小学初中同学大多外出务工多年,月入上千,存款数万,而我工资不足五百,还靠父母接济度日。最怕回家面对父母,最怕同学问及收入。我时常想,读书错了么?我以为,上世纪90年前后,被分配在基层工作一直坚持到现在的人,要么像我一样懦弱,要么确有信仰。

  近几年来,家乡变化很大。山上的树多了也高了,灭迹多年的好些动物也出现了。乡村公路平了也宽了,很多农家的入户路也硬化了。农村电网改造了,有线电视到户了,家家用上自来水了,人人都有手机了。更主要的是,不但不缴农业税,种粮还发补贴,医疗可以报账,老人也领退休金了。家乡的每一个细微进步,我都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。它就像春天里的绵绵细雨,山谷中的淡淡薄雾,丝丝缕缕的,悄无声息的,浸润着我的心田。

  但在无限欣喜的同时,我也有些担忧。因为我看到,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,越来越久,有些还带走了小孩,留守家乡的,除了老人,还是老人,他们养育了儿女,养大了孙子,临了孤苦无依,情何以堪?外出务工的人,大多工作不稳,所得本就不多,他们穷尽积蓄,回家买房建屋,反要常年空置,长期在外租房,是不是太无奈?他们什么时候回来?还会回来吗?留在家乡的那少部分青壮年,基本都不种庄稼了,或者不自己种了,田地荒芜,粮食减产,农业结构调整和集约化经营都到了非行不可的时候!

  我希望,在外有稳定收入的人可以就近安家,家乡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岗位给在外漂泊的人,留守老人都能够尽快有人陪护,小孩儿都能够在父母身边成长,房屋不再空着,田地不再荒芜,山可以更绿,水可以更清,天可以更蓝……

  我坚信,一定有千千万万个比我更爱家乡的人,以舍我其谁的担当,时不我待的紧迫,克难攻坚的智慧,共同推动这些愿望早日实现!  (王 简)

附件:
联系我们   关于我们   隐私声明   网站地图   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413号

主办单位:四川省审计厅    地址: 成都市永兴巷15号    技术支持:成都智政数据科技有限公司   网站标识码:5100000041

电话:028-86522900    传真:028-86522230    备案号:蜀ICP备11006500-2   COPYRIGHT 2011-2012    四川省审计厅版权所有